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选粹   

蒋坡:论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核心目标
2005-9-11
摘要: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制定应当遵循符合国家发展总战略要求的原则,与科技、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原则,知识产权全面均衡发展的原则等基本原则。我国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最基本的核心目标首先应该定位于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用以实现国家经济、科技、社会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最终目标。该价值实现的核心目标的基本内容应当集中体现为建立、壮大和完善我国的知识产权产业,使之成为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柱产业。
关键词:知识产权 发展战略 价值实现 知识产权产业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由于知识经济特质的内在作用,各国在制定新的发展战略时,几乎无一例外地都将眼光聚焦到了知识产权这一点上,因此,知识产权发展也就成为各国经济、科技、社会发展战略的主要内核。
    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我国应当根据国情和全球经济发展的趋势,充分尊重知识产权的内在发展规律,遵循基本原则,建立正确的目标和评价体系,搭建合理的框架结构,并在此基础上建立实施该发展战略的具体行动策略。
    一、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基本原则
    研究和探索我国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应当根据知识产权内在的发展规律,根据我国科技、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总体战略,根据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现状与发展,归纳起来,也就是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从而为进一步制定这一发展战略建立正确的思想方法。
    (一)符合国家发展总战略的要求
    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是国家制度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其根本任务是为了促进国家的经济建设、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是为它们之间的协调发展而存在的,是为实现国家的发展总目标而服务的。毫无疑问,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必须符合国家发展总战略的要求。我国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只有当其与国家发展总战略的要求相吻合时,才有可能建立正确的战略目标,明确合理的行动策略,并且进一步确保真正发挥发展战略的指导作用,有效的促进我国知识产权的发展,最终早日实现科教兴国的基本国策。若干年以前,我国就确立了“科教兴国”的基本国策,并且又进一步提出了建立国家创新体系的战略任务,为我们研究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树立了基本的指导思想。2004年,国务院组织实施了“国家中长期科学与技术发展规划(2006-2020)战略研究”,为我国在今后的十五年中进一步实施“科教兴国”基本国策拟定了总的发展战略,这也为我们研究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具体目标和行动策略既奠定了基础,也指明了具体的研究方向。今天,我们研究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就应该坚持科教兴国的方向,坚持经济发展的总目标,坚持贯彻符合国家发展总战略要求的基本原则。
    (二)与科技、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众所周知,知识产权涉及面非常广泛,一般来说,首先会涉及与技术开发相关联的针对发明创造的科技工作,尤其是关于专利、商标等工业产权部分。知识产权作为智力劳动成果的一种特殊也是必然的表现形式,与科学技术以及科技工作直接紧密关联,一个国家的知识产权状况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直接反映的是这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当然,从本质上说,知识产权具有明显的经济属性,尤其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智力劳动的成果只有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才有实际意义。对于个别智力劳动成果,也只有当其成为商品并且通过市场实现其价值,才有实际意义。知识产权活动本质上是一种经济活动。在知识经济时代,毋庸置疑,一个国家知识产权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状况必然将深刻地影响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与此同时,知识产权还将涉及并影响到法律、文化等等社会的许多方面,实际上是社会活动和社会现象借助于知识产权这一形式比较集中的表现出来。一定的社会形态决定了知识产权制度的状况,反过来,知识产权制度的状况也必然反映当时特有的社会形态。因此,一个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不可能脱离这个国家的科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和制约而单一存在并且独立进行,它只能作为这个国家科技、经济、社会综合发展的其中一个环节、一个方面或是一个组成部分,与之共同协调发展,以此构建和谐的社会。
    (三)知识产权全面均衡发展原则
    知识产权制度的发生、发展和完善的过程受到整个社会许多方面的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它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反映,这也就决定了它必然具有多元素、多层次、多极化的复杂结构。首先,几百年来知识产权制度发生、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当时人类的智力活动主要围绕着技术类、标识类和传播类等三个类别展开,致使传统的知识产权具有相对合理且比较稳定的三元结构,并且在比较长的历史进程中始终维持着这一基本结构。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尽管科学技术将以日新月异的速度迅猛发展,人类社会将随之而不断进步,文明程度亦将不断提高,但是由于社会的基本形态不会发生本质性的变化,人们对社会的认识、接受与改造仍将长期维持其基本的形式,因此,知识产权仍将以这一稳定的三元结构作为其最基本的形式而长期存在着。这是知识产权今后发展的基本方面。其次,随着人类历史的持续演进,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不断的冲突与适应,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界之间始终未曾有过丝毫停止或是减缓的抗争与协调,科技在发展、社会在发展、人类在发展,这也就必然导致知识产权制度将始终处于不断发展、不断进步、不断完善的动态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深化而导致知识产权的构成元素必然会以新的表现形式反映出来,逐步使得知识产权内容更加丰富,相应的知识产权制度也就不断地完善。只要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过程不会停止,作为其最基本形式之一的智力劳动不会停止,那么知识产权就将不会停止其持续丰富的进程。显然,人们的智力劳动不会对任何的作用对象存在着陈见或是偏爱,因此,这一持续丰富的过程就将是全方位的。这是知识产权今后发展的重要方面。正是由于这一特征的使然,进一步决定了知识产权的发展必须走全面发展和均衡发展的道路。
    二、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核心目标在于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
    确定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核心目标,是制定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然而对于这一问题,从不同的视角出发,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从知识产权制度本身的完善出发,根据我国的现实情况,就能认识到,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目标主要在于制度扩容基础上的整合与完善,由此构成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制度说”;如果从法制建设的角度出发,把知识产权的发展归结为知识产权法制的发展,也能认识到,认为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目标主要是知识产权法制建设的完善,由此构成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法制说”;如果从知识产权的发展与国家的创新工程结合起来考虑,也就能认识到,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目标在于尽可能多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而自主知识产权必然产生于大量的知识产权中间,因此提高知识产权的数量,特别是提高人均知识产权的数量似乎也就成为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目标的主要内容了,由此构成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数量说”;如果从企业生存与发展的角度出发,往往会认为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应当围绕着有利于企业发展而建立,主张政府对知识产权的采购和储存、主张知识产权预警机制的建立与实施,由此构成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企业说”;等等,见智见仁,众说纷纭。毫无疑问,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是我国知识产权领域的极其重要的带有本质性的任务,也是我们孜孜以求的主要目标。知识产权法制是知识产权制度的核心,没有知识产权法制的建设,知识产权制度的完善也就根本无从谈起。而且我们也看到了知识产权的拥有量是衡量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要基本指标之一,缺少量的拥有,其他的也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同时对于我国来说,企业是实施“科教兴国”基本国策的主体,更是知识产权发展的关键,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一定要为企业的发展服务。但是笔者认为,上述种种说法都仅仅只是从知识产权的某一个侧面或某一个视角来考察该问题,难免失之偏颇。国家的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目标应该抓住其本质,从根本上建立。我国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战略最基本的核心目标首先应该定位于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用以实现国家经济、科技、社会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最终目标。制度的完善、法制的健全、数量的追求以及企业的强化等等无一不是为了促进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无一不是为了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所服务的。
    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是人们追求知识产权价值实现的工具的使用。知识产权制度通过赋予人们的智力劳动成果以专有的权利而使其价值得以被社会承认。按照一般的价值原理,劳动是劳动成果价值的根本来源,人们由于其劳动的发生而使其劳动成果具备一定的价值。同理可知,人们因为其智力劳动的发生而使其智力劳动成果具备相应的价值。智力劳动成果的价值只有在被社会承认和接受的情况下才表现出其有意义的方面,否则将不具有任何的实际意义。然而该价值的存在并不会被其所在社会当然承认和接受,只有在经过社会认识这一必须的前置阶段之后,才有可能被承认,并进一步被接受。为了繁荣人们的智力劳动以更快地推动社会的发展,就要使得人们的智力劳动成果能够尽可能的被社会所认识、承认和接受,因此,统治者便祭起了知识产权制度这一工具,通过赋予专有权的形式,建立社会对智力劳动成果的认识和承认的准则,从而进一步确立了其价值地位,最终实现社会对它们的接受。
    知识产权存在与发展的意义就在于追求知识产权价值的实现。回顾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这比较漫长的时期内,人们所孜孜以求的就是不断地维护和完善这一制度,由于科学技术以及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知识产权本身不断的发展,因此导致知识产权制度也始终处于不断健全与完善的进程之中。在我国,于改革开放之初,尽管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任务极其繁重,但是投入了极大的力量推进知识产权制度的建立,因此虽然起步较晚,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能够迅速走过国外几百年的发展历程。反思这一历史发展的进程,我们不难看到,知识产权制度的存在意义所在,并不仅仅在于它是近代社会和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也不仅仅在于它是人类文明发展到一定历史时期,特别是发展到以工业化、市场化为基本特征的历史时期的一个主要标志,其实当初将这种垄断的权利从高墙深院中释放出来,转而成为普遍适用的社会制度,其初衷主要是为了实现对经济利益目标的最大可能的追逐。说到底,它是社会经济利益追逐的必然和标志,而这种对于经济利益的追逐则又是以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为根本特征和基本内容的。尽管,对于知识产权制度而言,人类已经经历了几百年的实践历程,但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一历史时期没有终结,构成这一历史时期的基本特征没有发生本质性的变化,因此,这一根本目的并未改变,知识产权制度的基本属性不应该也不可能改变,它依然是人们追逐经济利益的工具,为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而存在,并为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所服务。
    人们几乎是在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就在探寻其本质目的、价值取向、价值实现等问题的探索。对于前者,似乎早已解决了,各国从各自的国情出发,根据其科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需要,都明确了各自的目的,并且在其相关的立法中明确表述。正如我国的知识产权诸多立法,毫无例外地都在第一条就开宗明义地阐述其立法的目的,例如,我国专利法第一条就开宗明义:为了保护发明创造专利权,鼓励发明创造,有利于发明创造的推广应用,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创新,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特制定专利法。其他的立法亦然。殊不知,正如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并不就是知识产权制度一样,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目的也并不就是知识产权制度的目的,两者之间并不能通过划等号而完全等同起来。如果说,知识产权法律制度的最直接的目的是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人的合法权益,那么,知识产权制度的最根本的目的就在于要完成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保护权益是为实现价值所服务的,通过保护权益最终完成价值的实现。很显然,一旦缺失了知识产权价值实现的完成,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也就失去其存在的必要,知识产权制度本身也就失去其存在的意义了。知识产权发展是知识产权价值实现的过程,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就是知识产权价值实现过程的升华。因此,知识产权发展战略必须紧紧抓住价值实现这一个关键点,遵循价值实现这一基本原则,始终为价值实现这一根本目的服务。
    三、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目标的基本内容
    所谓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作为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核心目标,在很大的意义上就是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基本理念,即我国知识产权的发展不仅仅是为了完善知识产权制度,也不单纯是为了发展知识产权本身,而是为了在更广泛和更深远的层面上实现知识产权的价值。
    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具有极其丰富的内涵,是一项巨大和复杂的工程。根据知识产权法所调整的社会关系,从价值实现主体的角度考察,它不但包括直接与知识产权有关的人,例如:知识产权的权利人、知识产权的使用人以及知识产权的收益人等等;也包括间接与知识产权有关的其他人,例如:国家知识产权行政管理机关、国家知识产权司法审判机关以及有关的工作人员等等。从价值实现客体的角度考察,它不但包括价值实现的直接对象,即知识产权本身,也包括价值实现的间接对象,即完成价值实现的物质条件和非物质条件,例如:有关的生产资料、有关的政策规定等等;从价值实现内容的角度考察,它不但包括在价值实现这一过程中所有主体所能够享有的各项权利,也包括在此过程中所有主体所应当履行的各项义务。根据知识产权的基本活动,从知识产权生成和确认的角度考察,它不但涉及专利技术的发明创造人、作品的作者、商标的设计人以及有关的申请人、注册人、发表人等等,还会涉及与此有关的制度设计与制度运作等等;从知识产权维护的角度考察,它不但涉及原始主体的维持与变更、继受主体的产生与变更、第三人的出现与参与等等,也会涉及包括维持制度、保护制度、救济制度等等在内的各种相关制度的实施与完善等等;从知识产权应用的角度考察,它不仅仅影响到与知识产权应用直接相关的人与制度,而且将会因为其广泛地应用且更大范围而影响到几乎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另外,由知识产权的社会现象的基本属性所决定,除了与知识产权本身有关的种种社会现象,还必然牵涉到以社会环境为核心与主体的其他的种种社会现象。上述林林种种,将无一不在知识产权价值实现的内涵之中,也将无一不在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并将无一不在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中产生各种影响。由此可见,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作为国际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核心目标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其追求和实施也就必然是涉及整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方面、各个条块的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因而成为我们在确立和实现知识产权价值实现核心目标时必须关注和考察的基本内容。
    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具有纷繁复杂的特点,层层叠叠,环环相扣,几乎很难看清楚其全部的面貌,也很难看清楚其真实的面貌,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从中抓住其基本内容,纲举目张,用以保障知识产权价值实现这一核心目标的达成。笔者认为,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中价值实现核心目标的基本内容应当集中体现在建立、壮大和完善我国的知识产权产业,使之成为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柱产业。
    在我国知识产权发展战略的指导下,知识产权不再被狭隘地理解为仅仅只是人们智力劳动成果的具体表现形式,也不能被单纯地理解为仅仅只是随着人们对知识的商业属性的深入认识而使其出现在市场上的具有无形性等特定性质的一种特殊的商品。可以肯定,由于科技进步、经济发展和社会文明的综合作用,我们必然要深刻揭示和全面接受知识产权所蕴涵着的具有本质意义的资本属性,从而完成对知识产权的成果——商品——资本本质属性的认识,并且进一步真正地予以承认和接受。这种承认和接受将具体表现为对知识产权产业的培育、促进和壮大、完善。
    知识产权产业包括围绕着专利技术成果和其他以专有技术为代表的非专利技术成果在生产力转化以及资本化运作的实施或实现过程中所形成的专利产业,也包括围绕着以商标、服务标记、域名等等商业标识在商品化以至资本化运作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商标产业,还包括围绕着以各种作品、创意、设计以及其衍生作品为载体的著作权的商业化乃至资本化运作所形成的版权产业,除此之外,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将会出现围绕着其他知识产权具体表现形式的资本化而形成的其他具体的知识产权产业。
    我国知识产权产业的存在与发展需要社会诸多要素的共同作用,同时也是社会诸多要素协调作用的结果,因此必然牵涉到包括国家创新体系的有效运作、知识产权商品流与资本链的结构和健全、企业的有效发挥作用、全民知识产权素质的提高、国际化运作的能力增强、整个国家的关于知识产权的社会环境的优化等等要素在内的诸多方面。显然,社会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将有效促进我国知识产权产业的发展和壮大,有效促进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有效促进实现我国知识产权发展的最终目标。
    作者简介:蒋坡,上海政法学院教授。
    原文载于《政治与法律》2005年第3期
 

相关文章:


鄂ICP备09005423号-2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