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资讯   

【中山论坛】标准化时代知识产权热点问题研讨会精彩问答
2017年5月12日

5月6日,标准化时代知识产权热点问题研讨会在广州市中山大学南校区举行,会议由中山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主办,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协办。

5月6日,标准化时代知识产权热点问题研讨会在广州市中山大学南校区举行,会议由中山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主办,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协办。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李扬主持了研讨会,中山大学法学院书记罗镇忠、中山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亮在开幕式中致辞。来自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各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广东省知识产权行政机关代表,中山大学、厦门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的学者,大疆、高通、腾讯等企业代表以及律师等行业代表参加了会议

研讨会就“SEP许可实践对FRAND费率确定和禁令救济的影响”、“FRAND费率的确定”、“SEP权利人请求禁令救济的条件”、“SEP权利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法律构成”四个主题进行专题演讲,并围绕其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会议在活跃的学术氛围中落下了帷幕。

精彩问答回放

提问:对于许可费率的裁决,美国法院的裁决和英国对华为的裁决不一样,裁决是全球性的一揽子费率还是国家的一揽子费率?法院应该采取全球性还是国内的?产业界对这个怎么看?

观点:关于费率裁决的问题,如果是裁全球费率,一定是双方同意法院就全球的费率做出裁决,这时候法院才就全球的费率做裁决。一般来讲作为权利人可能不会就单一费率的裁决问题要求界定,只有这种情况下通过获得禁令,才能促进双方一揽子解决方案。如果要求单一专利的裁决,每个专利每个国家的无尽无休的诉讼,对标准必要专利许可问题的解决,没有适当的帮助。

企业谈判双方对自己的经济利益要求不一样,我们给出的offer,对方根据他的需求不同有调整,因为FRAND是一个范围,在这个范围适应被许可方的需求。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我们也有动力适应他的需求。如果我们主要要求裁,很有可能对其他许可造成影响,产业界实践来讲尽可能通过谈判,没有形成先例做法的靠仲裁来解决问题,因为法院全球性一揽子裁决,可能影响比较复杂。

提问:刚才演讲的嘉宾提到过错判断既有流程上也有实体上的,实体上包括判断双方的条件是否苛刻,是否符合行业管理,是否高价或者低价,请问司法界的专家,判断专利权人要约是否FRAND,被许可人反要约是否FRAND的环节中,你们是进行大致的判断不明显违反FRAND就可以还是进行详细具体的?

观点:法官在判案的时候,除了涉及到赔偿需要定量,大多数都要定性,定性如何理解?很多法官判案的时候都是这么做,通过现有的证据进行判断,他是不是符合所诉的商业惯例,这更是一种比较模糊的判断,而不是非常精细的说哪个条件,这个条件是不是FRAND,更多是通过一系列的条件或者通过过程,来判断你是不是诚信的,你的条件是不是符合FRAND的原则。判断的时候不会精确到某一条件,当然有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涉及到FRAND费率,这会根据现有的证据,不会说很突兀的拿出一个证据,通常来说会参照,我们指的是一个费率的提出,不可能凭空冒出来,通常是根据之前可参照的费率条件进行判断。作为权利人会说为什么要这么高,对方来说,如果有不合理拖延,这种不合理的拖延,如果违反了商业惯例,比如无限的拖延,拖延两三年不给答复,这相当于违反了商业惯例。6个月之内是FRAND或者合理的符合商业惯例,超过6个月不是,我们认为不能这么简单的判断,应该根据个案,根据具体专利的数量,比如一个专利包里面有几千个,希望他在几个月之内做判断也不现实。我的回应是还是个案,根据双方提交的证据做大致的判断,不可能精细化到非常准确。

提问:我关注两个问题:1、标准必要专利是否构成相关市场?2、寻求禁令救济,假设前面有市场支配地位,构成滥用行为吗?

观点1:总的意见认为一项标准必要专利未必就构成市场支配地位,未必,并没有否定,但是有否定的选项。1、标准必要专利有可能构成市场支配地位;2、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后民法和司法层面解决不了,动用公法也是可以的。

技术市场和创新市场,这两个概念是从美国知识产权领域的反托拉斯指南中来的,反托拉斯指南中界定相关产品市场、相关地域市场。涉及到知识产权和技术想法一定要界定相关市场,因为有不同的技术路径。由于不断产生新的技术,相关技术市场的范围在不断的变动中,认定的过程中也有相当大的难度。我个人不太主张把一个标准必要专利当成一个独立的相关市场,就认定他有市场支配地位。因为技术更新换代非常快,即使进入了标准,标准也是可以竞争的,标准与标准之间也可以竞争。除了法定标准现在还有事实标准,事实标准具有某种民间性,具有私的性质,就是那几个市场主体,他们约在一起弄了一个标准,这个标准也得到市场和法律的认可。标准与标准之间也是可以竞争也可以被超越的,一项标准必要专利你说他构成市场支配地位,构成独立市场,这个还经不起推敲,特别是经不起技术发展历史的考验。

相关创新市场谈的是什么?这个领域尽管你拥有了这个技术,进入了标准,成为标准必要专利,也不意味着这个领域里面你就是独一无二的,目前投入大量的研发资金研究这个领域的人多着,把这个领域里面各个不同的企业,每年或者每个不同时期,这个领域里面相类似的投入资金进行界定,你这个企业就这标准必要专利投入了多少研发资金,再得出一个份额,如果份额比较高你就有市场支配地位,如果比较低就没有市场支配地位。

标准必要专利是不是构成市场支配地位问题上,还是要坚持动态竞争而不能只看这个专利进入标准的那一刻,不能局限于静态的竞争。

观点2:你说的标准之间的竞争,我观察的是有些标准一旦确定以后,竞争只是理论上的竞争,已经不可能具有实际的竞争能力。特别是你说还可以有民间的几个大企业之间搞标准,这有没有实例支撑。举个例子,比如建筑领域有些标准是推荐标准,由于它是更上游的技术或者更创新的技术,这个技术一旦出来,尤其是建筑与安全相关,委托方都会要求产生新的标准,那个标准是准强制性标准。很疑惑你说的可以竞争,怎么竞争?实际上没有什么竞争余地。

关于创新市场,如果你用研发资金来判断创新市场的份额这非常模糊,你研发的投入是大量的不一定有产出,你不一定有技术的产出。你说要用动态的竞争观,在理论上的阐述比较能成立,虽然它是一个动态,但毕竟技术有一定的阶段性,在这个阶段相对来说是一定平衡,如果你一直坚持动态观,你对他相对的状态完全否定,基本在这个领域中没有反垄断可能性,完全否定了反垄断可能性。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杂志

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赵艳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