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分论坛二会议综述(上)】“人工智能与版权制度现代化”分论坛顺利开展
2018年4月23日

本届知识产权南湖论坛·分论坛二以“人工智能与版权制度现代化”为主题,紧密联系《著作权法》第四次修订焦点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著作权定性、视听作品保护困境、信息网络传播的法律规制等前沿问题,并以前沿实务问题为研究导向对相关内容展开深入探讨。分论坛二的研讨内容及时回应迅速发展的传播技术和人工智能背景下著作权保护的难题,鞭辟入里地分析网络时代的重点理论与实务问题。与会专家、学者将着重对“视听节目著作权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版权问题”、“网络服务商版权审查义务”等内容展开细致探讨,交流国内外版权学术界的新锐思想。

第一节

第一节由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汤兆志副司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肖志远副教授主持,并由深圳大学朱谢群教授、广东星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楼洪律师评议论坛主题发言内容。

 

华东政法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王迁教授首先就“为什么《著作权法》不应为广播组织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为题进行发言,针对《著作权法》的定向征求意见稿第46条就广播组织设定了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探讨。王迁教授将议题分述为三个部分:一,广播组织权的客体不应该是节目(内容);二,广播组织权的客体是载有节目的信号;三,信息网络传播权针对节目而非载有节目的信号。其认为如果将客体定为节目,将会无法对著作权或是邻接权进行很好的区分,且因为立法状况不同,他国的相关构架对我国暂不具有太大参考意义。王迁教授将节目比作船,信号比作水,水能载舟,信号能够传送节目,而广播组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未经许可的传播导致受众被分流,故广播组织权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防止未经许可的广播。所以,应当通过创设一个更广义的转播权,来提升对广播组织权的保护。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童海超副庭长以“建筑工程设计图图图形作品的司法保护”为题进行发言,从“建筑工程设计图独创性认定”、“建筑工程设计图的保护方式”两方面展开讲述。其以相关案例为导向,详细讲述了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审美意义抗辩”、“原告侵权抗辩”、“惯常设计抗辩”等三种常见抗辩理由,探讨了建筑工程设计图的“独创性”何在,惯常设计的举证责任该如何分配的问题。童海超法官还进一步分析了该以何种方式对建筑工程设计图进行保护,对以著作法、专利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侵权责任法等多种保护路径进行了探讨。最后,其还对现行法律对建筑设计的相关分类和法定赔偿数额的确定提出了新观点。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芮松艳审判长以“与体育赛事相关的著作权问题”为题进行发言。芮松艳法官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新近宣判的两个热点案件——“新浪诉凤凰”和“央视诉暴风”为导线,从对象、行为和判决结果三个方面对这两个类型相同、判决相异的案件进行了对比,引出了案件的两个关键词——“公用信号”和“制作标准”。针对案件审判的三个焦点问题“作品类型是否需要法定”、“电影作品及构成要件”、“电影作品与录制作品的区别”,其一一进行了回应。芮松艳法官认为作品类型需法定,电影作品则需以固定性和独创性为要件,判断电影作品与录制作品的应以独创性的高低作为区分,客观限制因素越少、选择空间越大,独创性就越高,反之亦然。最后,针对司法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其提出了应当在广播组织权中增加“网络直播”行为修法建议。

 

韩国国立江原大学法学院郑镇根教授以“版权法修改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及平台产业的影响”为主题展开学术思想交流。其提出第四次产业革命存在三个版块的重要问题: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产业消费。3D打印技术、AlphaGo在围棋领域战胜人类、AI创作音乐,引发学界对于人工智能生成物及数据库著作权的探讨,郑镇根教授介绍了韩国国内对于相关问题的研究现状,其认为大数据问题应参照日本、美国的案例和法律尽快解决,而人工智能则属于泛法律问题需要足够的时间进行探讨。其认为AI和大数据作品应使用开源平台的开发模型,让数字平台上的AI音乐成为公共资产,营造出全新的发展模式。

韩国高丽大学法学院李大熙教授以“韩国对视听表演的保护”为主体,从韩国的优势产业——影视产业出发,分析了《视听表演北京条约》(BTAP)生效之后,对韩国影视产业的影响。其认为在BTAP生效之后,相关条款使得电影演员和其他表演者的经济权利被加强,表演者能够和生产者分享收益,弥补了数字技术的发展使表演者因侵权二减少收入的风险,同时也维护了表演者的精神权利,防止了其因为表演歪曲而受到侵害的可能性。韩国的影视文化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要顺应趋势,根据BTAP促进其进一步发展。

清华大学蒋舸副教授以“知识产权法定赔偿难题的成因与出路”为发言主题,其认为,知识产权法定赔偿难的问题主要体现在法定赔偿适用频率高、自由裁量权表现空间过大等问题上。而当前解决该问题的路径主要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展开,如降低法定赔偿适用比例、增大裁判书说理幅度以及从程序法层面解决探讨损害赔偿的数额认定问题。从法教义学分析,知识产权损害赔偿在损害填平的对象、内容等问题上无法明晰;从经济学上分析,知识产权的利益平衡也比其他领域更加复杂。对此为了解决该问题,一方面应当将损害赔偿计算问题进行多样化疏导,另一方面将损害赔偿数额 认定问题实现精细化计算。

好莱坞产业联盟投资管理集团执行董事高志峰以“影视知识产权赋能大文旅产业”为主题,从产业一线的视角,对著作权法发展下影视和旅游文化的发展进行分析。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人民精神需求增多,旅游业逐渐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支柱性产业,我国的文化产业也迎来黄金时期。高志峰董事长提到,自十九大以来,政策给旅游产业指出了方向,用文化辅助旅游,让诗和远方能够并肩前行。在主题公园的建设上,我国拥有丰富的影视IP、大量的文化资源,将原创故事和知名品牌相结合,能够助力公园建造、促进旅游发展。

第一节的尾声阶段,评议人朱谢群教授和楼洪律师针对七位发言人的议题一一点评,对发言内容进行了总结深化,全面升华了分论坛二第一节版权制度现代化的主题思想。

第二节

第二节由文化和旅游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阎平、华中师范大学知识产权研究所长刘华教授主持,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现代法学》副主编黄汇与暨南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副教授彭玉勇评议论坛主题发言的内容。第二节研讨议程共有7位发言人围绕“人工智能生成物的版权或者专利权问题”展开主题发言。

 

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魏森教授以“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版权法问题研究”为主题,围绕人工智能生成物保护的必要性展开交流。其从三个方面展开分析:一、人工智能生成物保护有无必要性;二、人工智能生成物属性界定;三、著作权法能否对人工智能生成物进行有效保护。魏森教授认为,从激励理论视角分析,人工智能创造生成物的过程不需要激励,因此无需《著作权法》的保护,即使基于产业发展与政策考量而认为存在保护的必要,从作品构成要件分析,其也无法满足《著作权法》要求的作品标准。对此,魏森教授旗帜鲜明的认为人工智能创作物不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应当从反不正当竞争法角度寻求解决路径。

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袁真富副教授以“人工智能作品的版权问题研究”为题,针对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归属问题展开探讨。其将人类创作与人工智能创作进行类比:在创作上,人脑与人工智能一样,都是穷尽可能性、以自身的积累进行创作;在情感上,作品一经输出就任由读者解读,“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情感不由作者决定。其在假定人工智能可以具备自主创作能力的基础上,列举了人工智能归属于创制人、使用人 、投资人以及共有领域等多种情形,并认为在人工智能作品版权归属的制度设计问题上,应当在区分权利性质的基础上作出不同的归属安排。同时袁真富副教授认为针对人工智能作品,应当设立注册保护机制,并采用与专利权相似的先申请原则。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陈明涛副教授从制度本源与产业需求的角度,对“人工智能创作物版权问题研究”这一主题进行了不同的解读。其从“可版权性研究”、“作者身份确认”、“权利归属的考量因素”三个方面展开,从英国《安娜法令》源起,著作权的立法目的主要在于保护产业投资,作者的参与仅是辅助,从保护产业的角度出发,才能更好的理解人工智能生成物。在独创性的认定标准上,存在“额头出汗”、“最小创新性”等多重标准,学界将独创性与人类捆绑起来的观点过于机械,应当将其置与产业与市场的环境中考量;在身份确认的问题上,“作者”依然应当为自然人,人工智能不过是高阶机器创作;权利归属上,也应当从投资获益、促进产业发展的角度进行考量。陈明涛副教授认为人工智能仍有待发展,产业未进阶,我们无需提早忧虑。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梁志文教授从前置视角出发,以“合理使用:破解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版权困境”为题,着重探讨了人工智能开发过程中所面临的风险问题。其认为,人工智能在开发过程中需要大量使用版权作品,但在以机器学习为核心的数据采集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代码偏见”等侵权风险。对此,在利用版权的数据问题上,一般存在两种做法:第一,对公有领域作品的利用,但在此过程中存在认定版权成本以及公有领域作品语义上的变化的风险;第二,购买数据库,但是这两种方式都可能产生数据库不完整的情形,对此,底层数据库的透明化十分重要。基于该问题,通过扩充合理使用制度解决人工智能版权困境是最佳的方法,具体地,应当确立以机器读者为中心的合理使用新类型并将以机器学习为目的复制行为视为一种新的合理使用行为。

天津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基地执行主任俞风雷教授以“人工智能时代生成物的著作权归属问题研究”为议题,从类型化的角度将人工智能生成物划分为辅助类的人工生成物和深度学习的智能生成物。对于辅助类的人工生成物,具有主体非人且内容并不构成作品的特点,因此无需认定作者和著作权归属。对于智能生成物,在不考虑主体的前提下,可以从相关内容的产生过程为切入点,分析其是否构成独创性。俞风雷教授指出,目前的智能作品一般是通过深度神经网络所形成,其背后所支持的是各种和算法,与人工智能真正的智力无关,因此目前的人工智能表达并非创作物,而只能生成物,对此不应该是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东南大学法学院徐珉川老师以“寻找消失的‘作者——论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归属”为发言主题,从价值论的视角考察了人工智能生成物的著作权认定问题。其认为,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对特定作品进入司法程序需要进行价值判断以解决独创性中最核心的概念,即目前的权利结构体系是建立在以自然人为基础之上,并未赋予也不会赋予人工智能予权利,因此谈论人工智能的版权问题还为时过早。

英国伦敦玛丽女王大学商法研究中心副教授、皇后玛丽女王大学商法研究中心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Noam Shemtov就“人工智能发明中的发明步骤评估”作主题演讲,其认为人工智能涉及到人工智能生成发明专利的可专利性问题,其中,计算机创作物是创新过程中重要的构成部分。其认为专利制度成为奖励计算能力和专有大数据的纯粹投资的载体,其中“创造性”的结果变得不可避免。而由此引发的潜在后果是的专利集中可能会引起不正当竞争的问题。

在著作权制度精细化和著作权客体多样化的研究趋势中,著作权学术研究更加精细,著作权理论想要与与快速发展的科技相对接愈加要求专业性。分论坛二的核心研讨内容及时回应迅速发展的传播技术和人工智能背景下著作权保护难题,鞭辟入里地分析了网络时代的重点理论与实务问题。与会专家学者着重对“视听节目著作权问题”、“人工智能生成物版权问题”、“网络服务商版权审查义务”等内容展开了细致探讨,全面交流了海内外版权学术界与实务界的新锐思想,汇聚、凝结了版权研究领域的众多研究成果,并将对版权制度现代化建设产生现实层面的深远影响。

 

通讯:郭雨笛、蒋启蒙、董美琴

摄影:朱新羽

来源:中南大知识产权研究中心、重庆理工大学重庆知识产权学院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