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分论坛三会议综述(上)】“品牌强国与法制创新”分论坛会顺利开展
2018年4月23日

421下午2018’知识产权南湖论坛——新时代科技革命与知识产权国际研讨会分论坛三“品牌强国与法制创新”研讨会成功开启。本届知识产权南湖论坛分论坛三旨在探寻商标品牌战略提升商标强国意识。通过探寻市场主体商标品牌发展之道,研究商标法律制度修订中的热点难点问题,通过创新商标法律制度,突破商标品牌战略实施的瓶颈,实现“品牌强国战略”与“商标法制创新”的相互促进和有效统一。来自高校商标法学者及一线法官齐聚一堂,以专业而独到的见解就商标理论热点、商标诉讼争议等方面的内容进行交流讨论。

第一节

本场论坛第一节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陈锦川副院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彭龙教授主持。第一节研讨阶段的七位主题发言人分别从理论及实务界围绕着商标制度出现的各方面问题展开讨论,阐释了商标制度中问题的解决方向与路径。由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喻志强庭长、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邓宏光教授针对发言人的发言内容进行评议。

 

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袁荷刚院长首先开启本场学术交流盛会。袁荷刚院长发言主题为:“‘新飞’商标保护的实践与启示”。袁院长以“新飞”商标的现实困境为切入点。详细论述了“新飞”商标的发展历程、存在的问题及其为我们提供的启示。“新飞”商标的发展是我国许多商标发展状况缩影,在“新飞”商标发展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品牌保护意识淡薄、品牌战略失败、品牌淡化严重、品牌延伸受限等问题。通过对“新飞”商标保护这一案例的分析与梳理,至少可以为市场主体及商标执法和司法工作提供如下启示:第一,注重凸显商品质量在商标价值彰显中的作用;第二,及时构建科学合理的商标整体战略布局;第三,建立健全商标反淡化机制;第四,全面构建更为专业高效灵活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体系。

随后,南京知识产权法庭姚兵兵庭长开始发言,姚庭长以“恶意抢注商标对混淆可能性判断的影响”为主题, 通过“美标”商标标识等案例,重点探讨注册商标数量庞大是否影响原则条款使用,进而思考:商标的作用究竟是什么?如何在中国的商标申请累积量十分庞大的情况下,制止恶意抢注、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以及诚实信用原则如何在商标领域里发挥作用等问题。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杨丽副庭长发言主题是“商标通用名称的司法实践”。杨庭长结合四川当地典型代表“灯影牛肉”案,指出商标是否是通用名称,主要通过行政和司法来裁定。司法实践中认定商品通用名称的依据有:国家、行业;约定俗成;公开出版的专业工具书等。商品通用名称产生的情形有:注册前它已经是商品或注册以后商品功能退化。杨副庭长强调:我们要依法保护注册商标同时也要考虑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综合商标变迁的情况,判断是否是主观过失的因素。在司法实践上我们应当首先注意对通用商标的认定和通用名称认定的时间节点。要考虑到其特殊性、地域性,不应全以全国性的为标准。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法官周波以“‘其他不良影响条款’的适用”为发言主题,突出强调: 其他不良影响的判断标准。除法条明文规定之外,需要考虑两个隐含的标准:首先是社会公众是不是对商标的特定含义有普遍认知;其次是过于直白和低俗的文字表达方式并不恰当,同时还要注意相关公众与一般公众的认知。周波法官为我们提供一种思维方式:从知识产权法反过来寻找民法的概念,如民法中的“理性人”作为判断标准的主体是否恰当。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庭刘建红庭长随后进行了发言,刘庭长以“知识产权行为保全制度的反思与重构——以基础问题为视角”为主题,指出行为保全是预防性的民事救济。行为保全制度可以有效的解决司法程序的滞后问题。由于知识产权的新颖性、时效性等特点,一旦受到侵害就很难恢复原状,所以可能更需要行为保全救济。制度的有效运用需要满足两方面:是法律制度的完整构建和学理本身对立法司法的支持。法律制度的有效运用应注意立法价值与司法价值取向,因为行为保全的事前救济性可以防止维权不及时,法官通过效率来体现公正。行为保全确立了效率价值又兼顾实体正义,效率价值确立后,法律制度的不完善能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李亮发言的主题是“涉外侵权商标专用权案件管辖权问题——以互联网环境为背景”,李亮教授深度分析了聚焦于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各个国家对商标权的跨境保护,以及将会引起国家之间管辖权冲突的问题。李亮教授的发言围绕着涉外互联网环境下侵犯商标专用权案件国际管辖的一般原则、侵权行为地的判断话题,强调:第一,要回归商标保护的理论基础。第二,要将互联网空间与现实空间结合起来。第三,涉外网络购物收货地可被视为侵权行为地。李亮老师最后指出,基于涉外互联网环境中商标侵权行为的复杂性,在管辖权的认定上,还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除此之外,还应当坚持维护我国主权,尊重我国国情,同时关注国外司法实践的最新发展,力求找到平衡。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副教授发言紧贴时事,他以“姓名商业化利用行为的定性”为发言主题,先以乔丹案为引言,提出姓名商业化权定性的争议。在理论上,为了保护自然人对人格形象的控制,立法者可以直接定义抽象的人格形象(身份),规定权利人对这种抽象的人格形象的排他性控制。人格形象权的具体化限制或避免抽象的人格形象权边界过于模糊的可能。具体来说,将自然人对抽象的个人形象的控制具体化为个人对姓名、肖像或声音等具体客体的控制。崔国斌副教授通过对人格形象权的本质分析,指出“人格利益与财产利益”的黑白二分法的贴标签式的分析思路掩盖了社会现实的复杂性。崔副教授同时指出,在民法姓名权的框架之外,通过商品化权立法或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姓名的商业化利用方面的利益,没有理论正当性。在操作层面,这种做法叠床架屋,图耗社会成本。

第一节的尾声阶段评议人喻志强庭长和邓宏光教授高度评价了发言人的学术思想内容,结合会议的主题思想进行点评,全面深化了分论坛三第一节的“新时代品牌强国和法制创新”的主题内容。

第二节

第二节由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和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王莲峰教授主持。第二节研讨议程共有五位发言人。五位教授结合热点进行阐述,两位来自美国的教授分别向大家阐释了知识产权法和商标法修订的理论研究。剩下三名教授结合实践中产生的问题与大家进行交流与探讨。最后,由中原工学院知识产权学院院长王肃教授、郑州大学法学院张德芬教授进行评议。

 

美国托莱多大学法学院教授Llew Gibbons发言的主题是 “美国知识产权法的新发展”。 Llew Gibbons教授聚焦于“人工智能创作物的版权问题”。人工智能已成为知识产权界热议的话题,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属于作品,同时法律主体对传统著作权法也提出了新的要求。Llew Gibbons教授根据美国版权法向参会嘉宾分享了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要求,引导知识产权界共同思考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可版权性问题。

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法学院教授Ann Margaret Bartow观点新颖独到,教授Ann Margaret Bartow 的主题是“美国商标法的新发展”。结合商标领域的“体育吉祥物”的保护问题,提出了许多生动有趣的问题,比如吉祥物大多数为什么是男性(公的)等,教授Ann Margaret Bartow以现实生活中生动形象的吉祥物为例,同时谈到了体育吉祥物的价值和声誉,引导参会嘉宾思考关于高校体育吉祥物能否获得商标法保护的问题。

随后,西北大学法学院郑辉教授以“文物活化利用中商标权的保护”为主题进行发言,郑辉教授围绕文物活化利用中的主要知识产权问题,如:超过知识产权保护期限的文物再利用过程中的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商业秘密等问题展开讨论,并从商标保护的视角出发,向参会嘉宾分享了对文物藏品形象的保护。在商标注册不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的规定时,法律允许将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作为商标进行注册。在文物藏品形象的商标权主体的划分方面,可以划分为博物馆主体和其他市场主体。博物馆作为代表国家进行文物管理的组织,出于管理和保护文物的需要,理应享有注册商标的主体资格;但除博物馆外的其他市场主体已经注册的有效商标不能否认其商标权的效力。郑辉教授还分享了文物形象注册为商标后的管理及限制问题,文物作为国家所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其本身具有极强的特殊性,具有科学、教育、文化传承等作用,涉及到社会的公共利益。我国《商标法》中对于文物形象商标的注册和管理并没有特殊规定,存在文物形象商标被不当使用的现象。因此,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加强文物行政管理部门的建设,以及对此类特殊商标的管理与保护十分必要。

中南民族大学严永和教授发言的主题为“商业标志的演进逻辑与我国商业标志法的完善”。严永和教授提出制定一部统一的商业标志法具有时代性和必要性。严永和教授提出,结合商业标志的演进逻辑,商业标志法的完善应遵循三个逻辑:现代性逻辑与传统型逻辑、个体性逻辑与集体性逻辑、现实性逻辑与虚拟性逻辑。现代性逻辑体现了商业标志的时代性。个体性逻辑与集体性逻辑的差异之一体现在权利主体上,群体性逻辑指商业标志具有明显的群体经济特征,如集体商标、地理标记、证明商标。现实性逻辑与虚拟性逻辑是相对而言,虚拟性标记指基于互联网的发展而衍生出的,如网页、网站名称、域名等。在虚拟性标记的经济价值日增的情况下,有必要制定一部统一的商业标记法,或对商标法做出扩大解释,以更好地保护虚拟性标记。

 

第五位发言人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凌宗亮角度新颖、观点明确,他以“未注册商标在先使用抗辩的司法适用”为主题,由审判实践中“未注册商标在先使用抗辩”中的诸多争议入手,提出主要涉及三个方面的问题:首先,在先使用抗辩与恶意抢注抗辩的关系。两者属于不同的抗辩制度,适用的语境和结果均不同。在先使用抗辩的适用限于在先使用人和商标注册人均为善意的情况。如果在后商标注册人主观上是恶意,即系恶意抢注,在先使用人可以直接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规定,提出恶意抢注抗辩,从而无需受到在先使用抗辩“原有范围”以及“附加区别性标识”的限制。其次,对于在先使用中“在先”的理解。凌宗亮法官结合现有学界的不同观点,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提出对于商标注册人在申请商标注册前即已实际使用商标的情形,不应简单的比较在先使用人和商标注册人实际使用商标的时间先后,而是应判断在先使用人使用商标时是否存在搭便车等不正当竞争目的,主观上是否明知或应知商标注册人已经实际使用相关商标并具有一定影响。最后,对于原有范围的认定问题。凌宗亮法官提出应对经营地域范围和经营规模进行界定,并明确在先使用的主体范围。

发言嘉宾精彩的发言结束后,第二节进入评议阶段,评议人王肃教授和张德芬教授对发言内容进行了点评,充分肯定了五位专家、学者的提供的研究思路和取得的研究成果。

下午18时,分论坛三第一天的讨论圆满落下帷幕。各位专家、学者的发言充分把握了商标制度这一研究对象的重点难点以及发展动向,并提出了新的探索路径,这必将对今后的商标制度发展和完善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通讯:刘礼歌、桑义青、聂菊

来源:中南大知识产权研究中心、重庆理工大学重庆知识产权学院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