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域外传真   

美国法院判自拍的猴子不具有法律地位 自拍照没有版权
2018年5月7日

案情梳理

一只名叫纳鲁托(Naruto)的黑冠猕猴,栖息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上的保护区。2011年,野生动物摄影师斯莱特(David Slater)在该保护区架设好一台相机后离开。没想到,纳鲁托用斯莱特的相机给自己拍了多张自拍照。照片中的纳鲁托在按下快门的时候凝视镜头咧嘴笑,非常可爱。2014年,斯莱特在网站上发布了有纳鲁托的“猴子自拍照”的照片集,并指出其为“猴子自拍照”的版权人。2015年,“善待动物组织”(PETA)代表纳鲁托向莱斯特提起侵权诉讼,但并未说明其与纳鲁托有任何历史渊源或其他关系。2017年,双方达成和解,同意把纳鲁托自拍照今后所有收益的25%捐给致力于保护印尼黑冠猴的慈善组织。虽判决之前双方已达成和解,但近日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仍然对此宣判,判决纳鲁托不具有提起侵犯著作权的权利。

争议点及法院观点

本案中,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针对纳鲁托以及其他所有动物是否具有法定当事人资格,PETA是否具有代表动物起诉的诉讼资格予以确定。巡回上诉法院对以下几个问题予以分别阐述

一、版权法上的法定资格

Cetacean Cmty. v. Bush 案(以下简称“Cetacean案”)中,法院阐述了动物的法定地位,“如果国会或者总统打算做出特别的一步——授予动物和人类一样的法定权利来起诉,那么它们可以并且应当去这么做。但目前,濒危动物法(ESA)、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MMPA)、美国国家环境政策法(NEPA)、行政程序法(APA)都并没有此类声明,故可以总结出鲸类缺乏诉讼资格。如果国会法案明确说明动物享有诉讼的资格,那么动物就享有。如果没有法令明确说明,那么动物就不享有。版权法并未明确授予动物提起版权侵权的权利。”因此,根据Cetacean案的先例,纳鲁托没有版权法上的诉讼主体资格。版权法的多个条款也说服我们去反对动物享有版权法上的诉讼主体资格。因此,法院认为“黑冠猕猴以及所有动物,由于它们不是人类,缺乏著作权法下的法定原告资格,故维持一审地方法院判决。”

二、善意代理人资格

要拥有善意代理人的资格,那么,申请人因为精神原因或其他类似原因而无行为能力诉诸法院,或者善意代理人与其有非常重要的关系能够清楚确切地为申请人获取最好的利益。法院以第二点要求出发,认为PETA不能说明其与纳鲁托的关系比和其他任何动物的关系更深厚。因此,PETA无法满足“重大关系”这点要求,无物权以纳鲁托的善意代理人提起诉讼。

但是,尽管PETA已经声称其与纳鲁托之间存在“重大关系”,但仍然无法以纳鲁托的善意代理人来起诉。在Whitmore v. Arkansas,495 U.S. 149(1990)人身保护案中,考虑到第三方Whitmore是否有资格代表首要被告人来起诉,最高院强调了“善意代理人”资格具有的局限性,即对被代理人的重大利益的要求可以防止第三方滥用的规则。据此,上诉法院遵循最高院的意见,认为“善意代理人”资格在任何联邦法律条文中的范围都不应当超出法定的范围”,也没有代表动物而授权为“善意代理人”的案例。如果动物被赋予起诉权,则所涉及的条款应明确说明这些权利。因此,法院认为应遵循Cetacean案这一判例, PETA作为纳鲁托监护人或“善意代理人”的法定地位并不充分

此外,有关动物能否有“善意代理人”,判决书明确,首先最高院已在其判例中确定了“善意代理人”的资格限制,“善意代理人”的范围不能超过历史实践允许的范围,即使用人身保护令的被监禁人、精神不良者和未成年人。从以往历史来看,动物从未被授权可以有“善意代理人”来起诉,而且国会法案中也未曾出现过。在现行关于“善意代理人”资格的法令中也没有允许动物的善意代理人资格。因此,只有自然人才能找人代理他们提出申请,联邦法律也只授权无行为能力人或未成年人有“善意代理人”来代表他们。如果允许动物有“善意代理人”则会违反公共政策。

在判决书的脚注中,巡回上诉法院写道:“我们不得不指出,PETA在本案中的瑕疵远不止于它未能申明纳鲁托与其建立重要的关系。事实上,就算存在这样的关系,PETA似乎也当不起“朋友”这个称号。在口头辩论中,当预感到会输掉官司后,PETA及上诉方提出了一项动议,要求法院驳回纳鲁托的上诉并撤销地区法院的不利判决,表示PETA对斯莱特的索赔主张已获和解。由于法院的印象是此诉讼是关于纳鲁托的主张,而根据PETA的动议,纳鲁托既“不是和解的当事方”,也没有将纳鲁托的主张体现在和解方案中,因此还不清楚PETA声称的“和解”指的是什么。无论如何,PETA显然从与斯莱特的和解中获得了一些利,尽管纳鲁托未必能得到多少直接好处:作为“和解安排的一部分”,斯莱特同意从自己出版的有猴子自拍照的书版税收入中,拿出四分之一支付给“保护纳鲁托及其他黑冠猴栖息地的印尼慈善机构。”

评论

本案通过聚焦动物是否可以作为权利主体享有法律权利,相关机构可否代表动物提起相关诉讼几个问题予以判决确定。

美国巡回上诉法院认定动物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美国版权法要求作品是源自作者的创作,但未明确作者是否可以是动物。本案中,猴子自己亲手按下快门拍下了自己微笑的照片,照片作者是否可以是猴子。上诉法院认为,如果国会法案明确说明动物享有诉讼的资格,那么动物就享有。如果没有法令明确说明,那么动物就不享有。而在版权法中,并未明确授予动物提起版权侵权诉讼的权利。动物并非是人类,没有权利提起诉讼。如果立法者希望采取不同寻常的方式赋予动物与自然人一样的诉讼资格,他们会明确对此作出表示,应当明确作出表示。同时,根据Cetacean案的先例,纳鲁托作为动物没有版权法上的诉讼主体资格。版权法中的多个条款也主张动物不享有版权法上的诉讼主体资格。

美国巡回上诉法院认为PETA不可作为善意代理人代表纳鲁托提起侵权诉讼。善意代理人代表的人群应当是有精神原因而无法行使民事权利的人,且善意代理人与他们之间应当有重大的关系,比如未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家长。而本案中,PETA单方代表纳鲁托提起诉讼,PETA无法提供其与纳鲁托存在重大关系,且在2004年判决的Cetacean Cmty. v. Bush 案中,原告代表全世界的鲸鱼和海豚提起诉讼,认为被告违反美国濒危物种保护法案、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案和国家环境政策法案。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同样也维持了驳回诉讼的决定。巡回法院在判决书中声明,善意代理人的范围也应当依照以往历史判决实践情况来看,不应当逾越以往范围,扩大适用范围。

在我国,根据《民法总则》,民事主体为自然人、法人及非法人组织。笔者认为,著作权作为一项民事权利,由民事主体享有,当其权利受到侵犯时,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而实施民事法律行为需要民事主体真实的意思表示,《民法总则》中未列动物可以作为民事主体,究其本质,因为目前相关科学技术无法探知动物的思维,无法知晓其意思表示是否需要提起诉讼维护其权益,无法得知是否需要委托代理人来代替自己主张权利。动物不符合民事主体资格,自然不享有著作权。而自称为善意代理人的PETA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它与动物有法定的代理关系,如未成年人与监护人,也无法提供它已明确获得动物的授权,委托代理动物进行诉讼,自然也是不具有代理人的资格。因此,即使该案发生在我国,笔者认为,黑冠猕猴纳鲁托也无法获得照片的著作权,而PETA也必然铩羽而归。

 

       编译:朱怡安

来源 Naruto v. Slater (9th Cir. 2018)、知识产权那点事

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刘云开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